www.91019.com:数字社会,公众联盟链

原标题:升华联盟链,微众银行提出服务公众的“公众联盟链”畅想

日前,在2018全球区块链峰会上,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进行了主题为《联盟链的升华——公众联盟链》的演讲。围绕着联盟链和公有链这两套体系所存在的差异以及它能够带来的价值,马智涛首先提出了五个问题:公有链是否为“公众所有”;公有链是否真正在服务“普罗大众”;公有链能否承载“数字社会”使命;信任是否只能通过算法来建立;联盟链是否只能服务联盟成员。基于这五个问题,在区块链的生态圈当中,联盟链的进化升华,应该能够演变成为一个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生态,称之为“公众联盟链“,它并不是单一的链条,而是一种新的基于区块链商业应用所打造的一种生态圈。因此,公众联盟链有几个重要使命:服务公众;本身有一套治理机制;分布式商业。而公众联盟链对于技术底层的要求还有几方面需要重点加强:需要能够支持多链条并行,跨链条通信,支持来自互联网海量交易的能力;低成本,高效率建立联盟链;开源开放。以下为马智涛演讲全文,巴比特编辑整理,未经嘉宾确认:马智涛:在这里感谢肖风董事长,连续三年邀请我来峰会,分享微众银行在区块链上的思考。2016年我们第一次参加区块链全球峰会的时候,微众银行就表明了决心,在区块链,重点是联盟链上发力。三年过去了,我们对于在联盟链上面所做的思考和实践经验做一下总结。从联盟链概念推出市场的时候,引起了很多争论。围绕着联盟链跟公有链这两套体系所存在的差异,以及它能够带来的价值。我在今天的会上,不会重点看联盟链和公有链之间到底在技术上谁强谁弱,反而能希望带出来几个问题,和大家一起去思考。这几个问题,也是微众银行不断思考和摸索的,看在这几个问题上面,能不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示。这些问题在一些场合不一定谈到,在今天的会上给大家提出来,做一些思考。第一个问题,公有链是否为“公众所有”。从一开始区块链公有链推出市场的时候,非常强调去中心化的理念,也非常强调它是属于公有资产,并不归属于某个个体、某个企业。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在市场上面几条主要的公链,像比特币、以太坊、EOS,它的算力基本上还是集中在几个大矿池手上,这是事实,这数据也可以在公开报告当中看到。所以公有链是否真正为“公众所有”,这个问题值得大家做一些思考。第二个问题,公有链是否真正在服务“普罗大众”?最新的全球人口数据,全球人口76亿,有上网习惯的个人有40亿。真正参与全球公有链人数大约是2000万。这是我们基于比特币、以太坊钱包的数据总结出来的,也是行业比较认可的规模。从中可以看到,目前真正参与使用公有链提供服务的群体,还是非常少。占全球人口真正有上网习惯网民的比例是非常低的,所以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思考,公有链是否真的在服务“普罗大众”?第三个问题,公有链能否承载“数字社会”使命?2017年全球数据统计,全球范围里面管理的数据规模大概在230亿个TB。微众银行的股东腾讯也在运行对外的公有云服务,它们可承载的数据规模大概是480万TB。而从功能角度来讲最丰富的以太坊,目前它承载的数据量小于1TB。先不看它提供的功能多样性、应用多样性,单单看它承载的数据量,公有链离真正能够承载“数字社会”使命的要求,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第四个问题,信任是否只能通过算法来建立?我们很强调算法,通过算法来做数据的隐私保护、信任的建立。但也要回答一个问题,算法是否是唯一建立信任的手段呢?人类社会经过了这么多年演变进化,事实上我们已经有很多现成的信任机制,这是经过了很多年人类历史验证积累下来的结果。比如可以依赖政府的信用,包括在全国各地建立起来的法律体系,包括各地的监管体系。通过发牌照给一些可信机构,让他们经营一些高敏感、高风险的业务。我们也可以通过资产抵押实现征信。在技术上面,也有很多标准组织来制定技术标准。这样都是我们行之有效已久、一直积累下来的经验,以及经过验证的管理信任的体系。我们不应该一下子把这些体系放弃掉,推倒重来。我们非常认可,算法可以增加信任,但它不是唯一建立信任的手段。我们还是应该回过头来看看,社会上已有的机制,怎么去结合,来把信任建立起来。第五个问题,联盟链是否只能服务联盟成员?这也是一个误区,不见得联盟链只能服务联盟成员。现在所有的企业,都会在互联网上面向外部提供服务。我们认为联盟链的参与机构,在组成联盟的同时,同样可以通过互联网面向公众提供服务。所以联盟链是否只能够服务联盟成员,我们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非常清晰的。基于以上五个问题的思考,微众银行总结下来,我认为在区块链的生态圈当中,有一条道路绝对是不可忽略的。我们认为联盟链的进化升华,应该能够演变成为一个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生态,我们称之为“公众联盟链“。我们对公众联盟链的定义非常清晰,它并不是单一的链条,而是一种新的基于区块链商业应用所打造的一种生态圈。它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使命。第一,服务公众。公众作为链的使用者,可以通过公开网络访问商业联盟所组成的联盟链提供的服务。第二,联盟链有一套治理机制,由联盟成员去共治的。联盟链的属主以及运营方,是联盟本身,通过这个链去实现信息以及价值的交换。第三,分布式商业。通过公众联盟链的体系,可以大力提倡政企机构联合,提供对外服务,去提升机构间的协同效率,以及提升公众体验、降低公众成本和风险。所以,我们认为公众联盟链,英文称之为Open
Consortium
Chain,应该是区块链生态圈中不可忽略的,应该有更多关注和投入的领域。公众联盟链对于技术底层的要求,实际上除了标准的区块链特性之外,还有几个方面是需要重点加强的。第一,我们讲的公众联盟链并不是单一链条,所以整个体系下面需要能够支持多链条并行,以及跨链条通信,同时能够支撑来自互联网海量交易的能力。第二,真正能够让大家快速组成联盟,能够低成本、高效率地建立联盟链,这也是重点。也是我们在公众联盟链要加强的力量。第三,开源开放,是我们非常强调的,我们认为公众联盟链一定离不开开源基础。所以在这三方面,我们提出来了对于公众联盟链的额外要求。另外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体系当中,还有一系列的业务服务能力,这是需要建立起来的。任何的科技体系,除了技术底层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业务的基础服务,这些需要完善、齐全,我们的业务发展、商业应用才能够蓬勃起来。微众银行已经推动落地的几个业务服务基础能力可以列举一下。首先在联盟治理方面,既然有联盟,就需要有一套机制去管理好这些联盟成员,谁能够加入,谁违背了联盟章程可能要退出,这需要有一套治理机制做好管理。同样我们一直强调数据的治理,联盟成员共建的数据,怎么做授权、怎么做隐私保护,这也需要有一系列的底层业务服务去支撑。身份管理。既然我们的公众联盟链需要面向公众,所以不单单需要是联盟内部的身份管理要做好。我们服务的群体,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物,这个物有可能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些资产。在智能设备的陆续发展之下,我们会有越来越多需要管理的物,需要放在这个体系当中,所以身份管理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事件管理。越来越多的驱动不一定是作为人、作为用户操作所产生的事件,更多的智能设备会随时随地产生很多事件。这些事件通过区块链,也可以驱动很多联盟成员之间的互动。同时,作为一个很重要的金融底层基础设施,我们认为清结算管理也是很重要的环节。所以这一系列的业务服务能力,我们都需要在公众联盟链体系当中把它搭建起来。在我们的构想当中,未来的公众联盟链生态圈应该是长这个样子。会有不同联盟所组成的联盟链条,它们之间会有很大程度的相互协同,通过跨链的通讯机制。通过互联网,这些服务都可以呈现给终端消费者,这就是我们所设想的公众联盟链未来的生态圈。这个愿景是不是离我们很遥远呢?不见得。在去年的大会上,我们和万向共同宣布了联合打造了一个BCOS平台,之后没多久,也在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金链盟)成立了一个开源工作组,去通过BCOS的持续发展,我们做了一个金融分支版本叫FISCO
BCOS。最近一年,我们不断对技术、服务能力进行打磨,我们看到这个生态圈变得越来越蓬勃、越来越积极。今年开始陆陆续续看到在各行各业,包括在存证、仲裁、机构间对账、供应链金融、物业管理、旅游金融、版权交易、人才招聘、游戏等等领域,都有很多基于BCOS
/ FISCO
BCOS的应用出台。所以这个方向,是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也是基于这样的信念,我们在上个月正式对外公布,金链盟发起了一个应用大赛,我们投入超过200万的奖金,以及很多孵化、加速器方面的资源,去支持更多的创业者、企业,能够参与到公众联盟链的生态当中来。我们坚信分布式商业肯定是人类经济的发展模式必会走向的方向,而公众联盟链很有可能是打开分布式商业模式这道大门的钥匙,谢谢各位!

www.91019.com 1

雷锋网AI金融评论报道,在9月11日举“第四届全球区块链峰会”上,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先生带来了题为《联盟链的升华——公众联盟链》的演讲,主要总结分享了微众银行在联盟链的所思、所行,并提出了服务更广泛群体的“公众联盟链”畅想。

原标题:微众银行发布区块链“善度”,提出区块链优化社会治理参考框架
2019年9月17日,以“区块链新经济:新十年·新起点”为主题的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在上海召开,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受邀发表演讲。在峰会主论坛上,微…

www.91019.com 2

原标题:微众银行发布区块链“善度”,提出区块链优化社会治理参考框架

五问区块链

2019年9月17日,以“区块链新经济:新十年·新起点”为主题的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在上海召开,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受邀发表演讲。在峰会主论坛上,微众银行正式发布区块链优化社会治理模式参考框架“善度”,为区块链行业发展提出新的发展路径。

马智涛提到,自联盟链概念问世后,一直以来伴随着很多争论。他并未比较联盟链和公有链之间的技术强谁,而是抛出了几个问题。

马智涛在主论坛上提到:“随着技术的成熟和应用落地的不断涌现,经历十年发展的区块链正迎来新的发展时机,微众银行发布‘善度’,希望为区块链下一个十年发展提供一种新的路径和方向。“

第一个,公有链是否为“公众所有”。

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

公有链非常强调去中心化的理念,也非常强调是属于公有资产,并不归属于某个个体、某个企业。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市面几条主要的公链,如比特币、以太坊、EOS,算力基本上集中在几个大矿池手中,所以公有链是否真正为“公众所有”,要打个问号。

微众银行发布“善度“,提出区块链发展新方向

第二个问题,公有链是否真正在服务“普罗大众”?

据了解,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系统回顾了十年来区块链发展历程,并邀请了包括行业领袖、专家学者和企业代表共同探讨区块链下一个十年发展方向。

最新的全球人口数据显示,全球人口76亿,网民40亿。真正参与全球公有链人数大约是2000万。据介绍,这是微众基于比特币、以太坊钱包的数据总结出来的,也得到了行业一定认可。基于此,马智涛指出,真正参与使用公有链提供服务的群体还是非常少,占总网民比例很低。

作为受邀企业代表,马智涛在2018年的第四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提出“公众联盟链”的概念,指出联盟链服务公众的方向。在此次峰会上,马智涛提到:“区块链经历十年发展,已经走过了概念诞生和普及、技术跨越发展的阶段,当前区块链在各行业纷纷得到应用,区块链技术应该更好的为数字社会服务,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

第三个问题,公有链能否承载“数字社会”使命?

在峰会上,马智涛发布了区块链优化社会治理参考框架“善度“,”善度“从度量尺度、激励相容和合规治理三部分组成,是一套针对善行,实现度量、激励、跟踪、监督机制的社会治理框架。

2017年全球数据统计,全球范围里面管理的数据规模大概在230亿个TB。微众银行的股东腾讯也在运行对外的公有云服务,它们可承载的数据规模大概是480万TB。而从功能角度来讲最丰富的以太坊,目前它承载的数据量小于1TB。先不看它提供的功能多样性、应用多样性,单单看它承载的数据量,公有链离真正能够承载“数字社会”使命的要求,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在度量尺度方面,“善度”借助5G、IoT、生物识别等智慧城市基础设施获取用户授权的善行数据,并交由车管所、交通局等城市管理机构进行度量,同时每个用户拥有绑定的善行账户,可用于善行记录和积累,根据积累可获得相应的激励。

第四个问题,信任是否只能通过算法来建立?

在激励机制上,该治理框架参与方分为善度发行者、善度分发者、善度赞助者、善度兑换平台、清结算服务提供者、善度监管者和善度终端用户七大角色,确保各环节高效运行又能实现多方共赢。

人类社会经过了多年演变进化,已经形成了多套信任机制,比如政府的信用、法律体系、监管制度等。马智涛认为不应该全部放弃这些体系,推倒重来。“算法可以增加信任,但它不是唯一建立信任的手段。我们还是应该回过头,结合社会上已有的机制,共同建立信任。”

在合规治理上,“善度“兼顾创新与风险平衡,首先用户自愿授权参与,在机制上保证数据安全不被滥用,在流通范围上保证可控不能变现,同时“善度”也预留了监管接口,根据角色分段隔离,最小授权。

第五个问题,联盟链是否只能服务联盟成员?

马智涛也介绍了“善度”在低碳出行场景上的一个示例,当环保局、交通管理局等部门实施了“善度”模式后,各交通出行平台可以提供绿色积分的兑换入口,终端用户可以在该入口平台积累绿色积分,并在环保交易平台上进行兑换奖励。当然,整套系统接受监管部门监督,由保险公司、慈善组织提供资金或者产品服务作为绿色出行奖励,形成完整的闭环。

“这也是一个误区,联盟链不是只能服务联盟成员。”马智涛表示,现在科技公司都会向外界提供服务。因此,联盟链的参与机构在组成联盟的同时,同样可以通过互联网面向公众提供服务。

区块链从技术探索向社会治理演进

新区块链生态圈——公众联盟链

在峰会上,马智涛介绍了“善度”作为一种社会治理模式,与国外的Libra等数字货币有一些共性也存在较大区别。他提到:“Libra的联盟协会式治理,面向公众服务的架构也显示出‘公众联盟链’的雏形特性,但是Libra的结算和流通依附于一个稳定货币,一方面对Facebook等发起企业依赖过大,难以实现松散耦合,另一方面将给现存的金融监管体系带来较大的考验。”

基于以上五个问题的思考,微众银行得到一个结论——在区块链的生态圈当中,有一条道路是绝对无法忽视的。

实际上,微众银行区块链一直在探索用区块链技术在社会公众领域的应用。2016年5月,微众银行联合20多家机构发起成立了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深圳)(简称:金链盟);2017年7
月联合万向区块链等企业开源了企业级联盟链底层平台 BCOS,2017 年 12
月又联合金链盟内的多家机构开源了金融级的联盟链底层平台FISCO
BCOS;2018年9月,微众银行在万向区块链峰会上提出“公众联盟链“的方向,进一步阐述区块链服务于公众的方向;此外,2018年至2019年微众银行逐步开源FedAI联邦学习系统、基于区块链的WeIdentity分布式身份标识管理、WeEvent分布式事件驱动
管理、WeBASE区块链中间件等一系列技术。

“联盟链的进化升华,应该能够演变成为一个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生态,我们命名其为公众联盟链(Open
Consortium
Chain)。我们对公众联盟链的定义非常清晰,它并不是单一的链条,而是一种新的基于区块链商业应用所打造的一种生态圈。”

在FISCO
BCOS平台基础上,微众银行与合作伙伴携手,探索区块链行业应用场景。例如,联合人民网推出的“人民版权”平台、联合澳门科技发展基金推出的智慧城市建设之证书电子化项目、联合腾讯海纳推出的智慧社区建设项目等,这些项目均为社会公众领域提供服务。

据介绍,公众联盟链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使命。

“区块链行业发展离不开落地应用,我们希望与各行业合作伙伴一起,推动区块链在优化社会治理方向的应用,为数字社会建设贡献力量。”马智涛呼吁行业共同努力,推动区块链在优化社会治理场景上应用落地。

第一,服务公众。公众作为链的使用者,可以通过公开网络访问商业联盟所组成的联盟链提供的服务。

第二,联盟链有一套由联盟成员共治的治理机制。联盟链的属主以及运营方是联盟本身,通过链实现信息以及价值的交换。

第三,分布式商业。通过公众联盟链的体系,可以大力提倡政企机构联合,提供对外服务,提升机构间的协同效率,以及提升公众体验、降低公众成本和风险。

公众联盟链对于技术底层的要求,除了标准的区块链特性之外,还有三方面需要重点加强。

第一,公众联盟链并不是单一链条,所以整个体系下面需要能够支持多链条并行以及跨链条通信,同时能够支撑来自互联网海量交易的能力。

第二,如何真正能够让大家快速组成联盟,低成本、高效率地建立联盟链,这是重点。

第三,开源开放,公众联盟链离不开开源基础。

另外更重要的,在体系当中,还需要建立起来一系列业务服务能力。

首先,在联盟治理方面,需要有一套机制去管理联盟成员,包括“谁能够加入,谁违背了联盟章程可能要退出。”

第二,数据的治理,怎么做授权、怎么做隐私保护联盟成员共建的数据。

第三,身份管理。由于公众联盟链需要面向公众,所以不单单是要做好联盟内部的身份管理。“服务的群体,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物,物可能会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些资产。在智能设备的陆续发展之下,我们会有越来越多需要管理的物,放到这个体系当中,所以身份管理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第四,事件管理。越来越多的驱动不一定是作为人、作为用户操作所产生的事件,更多的智能设备会随时随地产生很多事件。这些事件通过区块链,也可以驱动很多联盟成员之间的互动。另外,清结算管理也是很重要的环节。

在微众银行的构想当中,未来的公众联盟链生态圈会有不同联盟组成的联盟链条,之间会有很大程度的相互协同,通过跨链的通讯机制。通过互联网,服务都将呈现给终端消费者。

“分布式商业肯定是人类经济的发展模式必会走向的方向,而公众联盟链很有可能是打开分布式商业模式这道大门的钥匙。”最后,马智涛总结道。

更多资讯,请关注雷锋网雷锋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